九妆

人间不值得

大家都要加油啊!!!!

玖尧Yaooooooo_💫:

高考加油.♡
题题有思路.路路行得通!

旧时如歌


八百年没更新了……我还没掉粉我真的好感动…是自设的bg!
我真的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了




#Tips:
-“我”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
-是BG。秦疏x白乔
-题目和正文没有关系
-写的有点仓促,感觉有点没处理好
-字数压在3k以内写的,有点短
-给自己刀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
-写的很垃圾了
-是原创
-如有雷同算我抄你
-想要文评
-谢谢喜欢。




旧时如歌

文/九妆



00.
我是林晏。
是Q市第二医院的实习护士。
我接下来…要给你讲一个故事。
明明担任了这个职业,应该已经看淡了生离死别。
可为什么我还是会哭。
还是会泣不成声的看着那个小姑娘离开,安静又柔软。
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。
一个…关于一个像花儿一样柔软的小姑娘的故事。



01.
我来到第二医院时第一个任务是照顾一个小姑娘。
可我没想到我照顾了她三年,直到她生命的尽头。
我记的很清楚,我刚到第二医院的那天是个艳阳天。我刚刚放好东西,护士长就领着我到了一个病房,指着床上睡的安稳的小姑娘对我说:
林晏,以后她就由你来负责照顾。
我看了她一眼,小姑娘长的清秀可爱,脸色只有一点苍白,小小的脸府埋在被子里,眼睫随着呼吸一颤一颤。
通过交流我得知她叫白乔,得的是一种很难治愈的血液疾病,现在她的家人只想
让她尽努力再多活几年。
因为这是她自己说过的,自己要努力再多撑几年。她还想活下去。
这是最单纯的,来自生命深处最急切的愿望。
她想活下去。
那一瞬间,我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。
第二天她醒来时我去给她作了自我介绍。
“你好,我是林晏,接下来我将负责照顾你。”
白乔睁着大眼睛看着我,绽开个大大的笑容。
“我是白乔,你可以我我小乔儿,姐姐,我可以喊你阿晏吗?”
喜欢白乔笑容的我,自然而然的点了头、
从此以后白乔几乎天天黏着我,"阿晏阿晏”叫个不停,她的家人也来过几次,也有过个面容俊秀的年轻少年。
“小乔儿,那是谁?”我悄声问她。
她笑的很开心,回答我说:
“那是秦疏。我最喜欢的秦疏啦,”


02.
小乔儿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来给我描述秦疏。
正如我看到的年轻少年一样,有些冰冷,不近人情。可白乔说他的冷漠只是外表,其实是个特别温柔的人呢。
“阿晏啊,我跟你讲,秦疏和我小时候就认识了,然后一起长大……”
在白乔的记忆里,似乎满满都是秦流,
五岁时白乔有一次在下楼时不心滚下楼梯,膝盖蹭破不说,还扭到了脚,秦疏那时八岁,背着小小的女孩子一步步把人送上了楼,又细心的骨拿来药水给她擦药包好,还揉了把女孩的头顶安扰受到惊吓的白乔。
十一岁时白乔坐着秦疏的自行车上学,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,多亏秦疏停车及时没有让白乔被自行车压到,后来去医院检查,终子发现了这种隐藏多年的疾病。
白乔那时不懂,家人也没有告诉她真相。
只是她有次撞见秦疏望着桌子上的诊断书一声不发,眼圈却是红的,白乔吓了一跳,以为秦疏怎么了,抢来诊断书才发现上面的名字是白乔。
白乔似懂非懂的接受了这个事实,然后抹去眼泪笑着对秦疏说:
阿疏你别哭,我不会有事的。
我要活下去。
我要和你一起长大呢。

我要…变得和你一样好啊。

秦疏轻轻搂住小姑娘,半响后她耳畔响起一声轻轻的“嗯”。
后来白乔和秦疏做了一个约定,秦疏一年只来看她两次。
这样秦疏可以忙自己的事,她也可以靠着这个约定坚持下去。
白乔虽然被秦疏保护的天真无瑕,笑容里还有些不谙世事的纯粹,可她也被秦疏培养的懂事、聪明、善解人意、
她知着秦疏也很忙,所以定下了只来两次的约定,还叫他不要担心。
这个约定一守,就是五年。
现在白乔十六岁了,生病不能上学,就看秦疏带来的书,男神的字干净整洁,与她娟秀的字也相得益彰。
只是白乔从未对秦疏提过,她深埋心底的少女心事。
“喜欢秦疏”就像一种力量,一直支撑着她坚持下去。


03.
过年了。
白乔穿着件有着白色毛绒的红色羽绒服,拉着我下楼去看雪。
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着,白乔只待了一会儿就冻的鼻尖发红,我劝她进屋,她不听。
“阿晏,再等会儿,秦疏就快到了!”
一声轻轻的叹息响在耳畔,少年裹着的围巾似乎还带着体温,现在被他轻柔的围在了白乔的脖子上。
"我来了。现在可以回屋了吧。”
白乔欢呼一声,扑过去搂住秦疏,然后被带着回了房间。
秦疏放下她,清冷的眸子中有碎光闪过,似是笑意。
他又问了我几句关于病情的事,然后就不再言语。
安静,却又不显得尴尬。

过年后很快开春,白乔的情况一天天好起来,就连我在内很多医生都以为她几乎要
康复了。
我真的很开心。


可是接下来的情况简直令人难过。

白乔突然开始胃痛,疼到整个人都蜷缩起来,脸色惨白。明明也在认真吃药,却在胃痛时呕出一口黏稠的血。
病情加急,她连夜被送进手术宜。
但这一切除了我,没有人知道。

04.
白乔在医院的ICU待了三天,终于出来了。
她瘦了好多,只有眼睛还亮着光。
有一天她突然有了力气,要我陪她去后院的草地。我隐约意识到什么,亦步亦趋的跟着她。
白乔和我一起坐在草评上,靠着棵年纪很老的树。
白乔要说秦疏,声音轻轻的。
我咬住下唇安静的听。
“阿晏,我跟你说啊,秦疏他真的很棒,学习也好,还很温柔…
怎会有秦疏这么耀眼的人呢…
我小时候一见到他,就挪不开眼睛了。”
白乔说了好多好多,途中还会歇一会儿,喘几口气,继续说。
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到再一次停下。
小姑娘突然俯身过来,亲亲我的侧脸,眼睛眯起来,笑得像我初次见她时的样子。
“阿晏…我困啦,睡一会儿…你不要喊我…”
“我最喜欢秦疏了……”
“想成为…和他一样优秀的人…”
“阿晏…午安。”


“……午安。”
白乔的声音渐渐小下去,我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,落到小姑娘胸前的衣服上。
我搂着白乔,哽咽的不行。
“好……你要成为和秦疏一样棒的人……”

“下辈子……记得要努力啊。”


-Fin.

舟渡党费!

九妆执笔.祝阅读愉快
想要文评

党费!
假车系列?花怜还没写 舟渡在评论会贴出或者翻我个人如果有兴趣的话/
九妆执笔.祝阅读愉快
想要文评

少林x暗香。
意识流小短文。字丑。
剧情随缘,我就写个爽。


给友人,名字是友人的。

九妆执笔。
原创,侵删。

想要评论。
喜欢的话,留个评论红心蓝手吧?

0218苏沐橙成年礼庆生应援

沐沐成年快乐呀qwq

包包包子铺!:



你抬头远望的时候,她恰巧回首。


栗色总是温柔,可她让温柔更有力量。


星空总是闪烁,可她使暂时成为永恒。




你知道她始终走在自己的计划里,向着光源奔跑然后成为新的光源。


你想说“辛苦了”,你想说“喜欢你”,你想说“累了就休息”……


你什么都说不出口,你只能说


“苏沐橙,十八岁,成人礼快乐。”




即日起-2月16日23:59:59点,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


红心数量超过3k: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


红心数量超过5k: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+生日当天庆生微博


红心数量超过1w:送上LOFTER开屏


(PS:小蓝手是不算的哇,只有小爱心才算哦)




2月17日上午9点,来LOFTER提前为苏沐橙庆生吧!


P.S. 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(请打上#苏沐橙0218成年快乐标签)~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17日的庆生开屏哦!



【全职高手】拾捌.【喻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】

【拾捌】

我喻十八岁生日快乐!!

si喻黄!文州中心。
我的全职初心啊呜呜呜。
没到日期但是写完啦就发了w

ooc慎。九妆执笔。
均为原创,如有雷同算我抄你。

想要文评!!!(土下座
喜欢的话留个评论红心蓝手好不好qwq

查了下百度…文州十八岁的时候刚刚加入联盟?【。
那喻文州的十八岁,没有郑轩,没有景熙,没有瀚文,他只有黄少天。
.
【拾捌】

给我喻的生贺。
祝贺他十八岁啦。
——我的喻文州,我亲爱的喻文州,生日快乐。

1.
喻妈妈被闹钟吵醒,抬头恍然间看到床头的日历。
二月十日。
喻妈妈突然间的欢喜起来,摇醒身边仍睡着的伴侣。
“诶,他爸,醒醒,别睡了。今天说好要去那边的呢。”
枕边人揉着朦胧的睡眼坐起来,一边忙不迭地点头。
“啊对,对,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!”
于是两个人一同起床,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白色的被单上,渲染的一派祥和。喻妈妈拎着个篮子先出了门,喻爸爸在家里收拾厨房,刀落到砧板上的声音格外清晰。
过了几个小时,喻妈妈拎着满满的袋子回到家,一同进了厨房忙活着,寻常人家的烟火气嘈杂,却又透着真切的暖意。
喻妈妈想,不,不是普通的寻常人家啊。她有一个那么特殊,却又那么好的儿子。温润的性格随了他爸,继承了睿智与冷静,看上去温温和和的一个人,却有着无比的坚韧和执着,从小就懂事的不用她操心,哪怕他坚持的事情他们不理解,却也会去支持、去帮助。作为母亲她也常常想,自己还有多少年时光好活,还能保护他的孩子多少年?喻妈妈想起文州刚刚出生的时候,只有那么一小点,可以搂在怀里保护着,她就是他的天,为他遮风挡雨。
而如今……而如今,她的文州十八岁了,已经长出足够丰满的羽翼,可以保护自己了。
喻妈妈停下手中的活计转身去打开灶火,不经意间眼眶湿润,唇角却勾起笑意。
是岁月的温润,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,是她的孩子足够优秀,足以让他们俩骄傲。

夫妻俩将仔细做好的饭菜装好保温盒,拎着大包小包向目的地走去。


2.
黄少天醒来,望向隔壁的床铺,喻文州已经不在榻上了。于是他也爬起来,套上蓝雨的队服,晃晃悠悠到卫生间去刷牙。瞥见桌子上的日历,二月十日,日历上的十被黄少天用笔画了个圈。
黄少天惊觉,又像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咧嘴笑起来,继续美滋滋地刷牙。

“文州早啊!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今天也不是蓝雨比赛的日子啊?”
训练室里禁止喧哗,于是黄少天拍着喻文州的肩小声嘀咕着,经理在几台电脑后咳嗽了一声,黄少天摸着鼻尖坐下来。
喻文州用笔端戳了戳他肩膀,黄少天转头,瞧见喻文州的侧脸,喻文州指着笔记上的一点让他看。
“少天你看……这段如果是……”
喻文州说了什么黄少天没太注意,喻文州指着笔记认真讲解的样子实在太过美好,黄少天离喻文州的侧脸不到一指的距离,彼此的呼吸都相互交错。
“…少天?”
喻文州微微偏了偏头,清澈眸子中染了些许疑惑,“你在听吗?”
黄少天心虚的挠挠头,“我我我我当然有在听!”
喻文州弯了弯唇角,不料过一会儿却被人戳了戳脸颊。
“队长,”黄少天压低嗓子,稍微有些做贼似的心虚。
“我有点胃疼,请求早退。”
“怎么了…?”喻文州皱皱眉,“刚才不还好好的吗?”
“啊大概是有点着凉了吧我回宿舍待会儿就好…”黄少天一只手按着胃部,表情有些欲盖弥彰的难受,喻文州伸手摸了摸人额头,另一只手放在自己额上对比了一下。
“还好不太热……那你回去休息会吧,训练结束我过去。”
“好的好的谢谢队长!”
黄少天弯着眉眼一弯腰离开了训练室,一路小跑跑到收发室门口左顾右盼,远远看见那两个身影顿时眉开眼笑,跑过去接过喻妈妈手里的大包小包。
“诶阿姨叔叔好!这么远来辛苦了!”
“诶少天啊,怎么见你一个人出来,文州呢?”
黄少天咧嘴笑起来,两个虎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手指在嘴边晃了一下。
“嘘,先别告诉他。”
喻妈妈了然,拉着喻爸爸随着黄少天进了宿舍楼。


3.
喻文州醒来,瞧见床头柜上蓝色的日历,目光停留在被同宿舍的人画了一个小小的圈的“10”上,突然间有些时光易逝的感慨。
二月十日了。
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,待的第十八个年头了。
他十八岁了,是个成年人了。
即使现在是他刚刚出道的第四赛季,即使因为自己的手速缺陷被各方质疑,但是他今天十八岁了,今天没有一切理由可以让他不开心。
于是喻文州突然就开心起来,弯着唇角心情愉快的起了床。
黄少天还在睡,喻文州尽量放轻脚步去洗漱,穿好衣服出了门。到了训练室,经理背着双手慢悠悠走过来,站在喻文州身后看他练习,“文州今天的状态很好啊。”
“谢谢经理。”
喻文州回过头笑了笑,一双眼睛里跳动着愉快的光。

“…队长我胃疼,请求早退。”
喻文州被人戳了戳脸颊后侧过头来看到黄少天可怜兮兮的样子,出于对搭档的默契他一眼就看出黄少天只是想要偷偷溜出去,但由于经理还在不远处,于是喻文州假模假样的陪着舍友演了一场戏,黄少天一弯腰离开了训练室,开门时还不忘给喻文州做了个鬼脸。
喻文州轻笑一声,继续做着手上的训练。对于黄少天想要去做什么他一点也不担心,作为“全蓝雨最好的舍友”(黄少天语),今天是什么日子黄少天会不知道吗?
不会的。
于是喻文州的心情由于看破了黄少天的小诡计变得更加愉快,这种心情一直保持到训练结束。
可是喻文州没想到,黄少天给他准备了这么大的惊喜。
喻文州来到宿舍门口,悄悄旋开房门,里面黄少天清亮的少年嗓音顿时飞出。
“诶阿姨你等着啊文州回来肯定高兴坏了!!我去看看他回来了没!”
说着黄少天就起身向门口走来,喻文州迅速闪身躲到拐角处装作自己刚刚上楼,脑子里却循环着黄少天刚刚的话。
……阿姨?少天不会…
“诶文州你回来啦!”
黄少天开了门,侧过身子让喻文州进来,在他身后关上房门,跑过来拉起喻文州进了屋子。
刚刚进门喻文州就闻到熟悉的味道,那来自自己熟悉了近十八年的味道,而沙发上的夫妻俩看到他便也欣喜地站起来,黄少天却在此刻蒙住了喻文州的眼睛。
“文州,”黄少天清了清嗓子,“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。”
“嗯。”喻文州笑着回答。
“今天呢,你的好搭档,全蓝雨最好的喻文州的舍友,宣布,文州你今天十八岁啦。”
“生日快乐!”
语罢黄少天松开了蒙着喻文州眼睛的手,喻文州刚睁眼,就已经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拥抱,来自母亲的温度暖暖的,灼的他眼眶温润,于是他也回抱过去,喻爸爸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俩。
“文州啊,我的文州,”喻妈妈有些轻微的哽咽,声音却是愉快的,“祝我的文州生日快乐,他今天十八岁了,长大啦。”
“嗯,谢谢爸妈,这么远赶来,辛苦了。”
喻文州笑起来,眼睛里映着他身边这些人的影子,映着这么久以来父母的支持,映着黄少天一如既往的陪伴。
“…谢谢。”

谢谢你们。

-end.

喻文州,我亲爱的喻文州。
生日快乐。

喻文州18岁生日应援计划

呜呜呜呜为我的喻打call啊啊啊争取开屏!!
我的喻他十八岁啦!❤️

包包包子铺!:



即日起-2月9日23:59:59点,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


红心数量超过3k: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


红心数量超过5k: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+生日当天庆生微博


红心数量超过1w:送上LOFTER开屏


(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,只有小爱心才算哦)




2月10日上午9点,来LOFTER看喻文州庆生开屏吧!


P.S. 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(请打上#喻文州18岁生快#标签)~优秀作品有可能会被选中成为10日的庆生开屏哦!

【恋与制作人】一直到老 说到做到

是别人的生贺,发一下。
请用评论砸死我!!!!谢谢!!!!



[ 一直到老 说到做到 ]

银河生贺 -《真好》 西瓜JUN曲梗。
乙女向 李泽言x银河. 大概是职场pa?双向暗恋。
|九妆执笔|如有雷同算我抄你|文渣 ooc轻喷|
-
“你是我整个青春,真好。

我是你整个青春,真好。

有彼此青春,真好。”





一路烟霞,莺飞草长。

银河收拾好文件,葱白的手指依次抚过架子上的书脊,一本本默声数着。
十三,十四,十五……
“都收拾好了吗?动作快点。”
突然门口传来一声询问,办公室里的人都纷纷抬起头应和着。
“啊李总……”
“李总放心,马上就弄好了……”
“李总好!就要结束了!”
听到这声音时银河猛的一颤,随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数着文件,趁着大家都在回答李泽言的时候暗暗低下了头,定了定神尽力继续心无旁骛的完成工作。侧了侧身任长发垂下遮住自己微微泛红的脸颊,空闲的另一只手暗暗揪住衣襟,努力平复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,猝不及防要面对暗恋七年的暗恋对象简直令人手足无措,那是她的青春啊。
天啊…他平时不是不来这个办公室的吗……

“喂,那边的。文件都数好了吗,别磨磨蹭蹭的!”
突如其来的声音向这边传来,银河身体一僵,抬起头的那一秒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。李泽言手臂搭在办公桌的隔断上,眼底锐利如刀下清光,银河垂在身旁的手指紧张着捻起衣角,声音低如蚊呐。
“都、都收拾好了……”
李泽言仔细瞅了瞅银河,少女黑色的长发垂下遮住了半边脸颊,神色掩在刘海下看不真切,总裁皱了皱眉,“抬起头。”他这么说着,一边随手拿过一本文件递给银河,眼神里有着些许暖意。
“一会儿送到我办公室,嗯?”
银河接过文件夹搂在怀里,无声的点了点头,眼前的人总算转身离去,银河抱着文件站在原地,看着人身影转身消失在拐角,才长长松了口气。
试着抬起指尖触碰脸颊,果不其然一片滚烫。银河轻轻叹了口气,再次抱起一摞文件向办公室走去。
太没出息了啊……都七年了。

李泽言是银河高中时期的同学,由于当时李泽言在银河被同学刁难时出手帮助了下,银河便从此开始了她长达七年的暗恋旅程。
银河努力与李泽言一直在同一所学校,高考的志愿她是最后一个交的,到处打听才知道李泽言报考的大学——理所当然的,银河填了一摸一样的志愿。
大学的四年银河亦没有动手追求过李泽言,很庆幸的是李泽言也一直没有女朋友,每一个与她告白的女孩子都出于不同原因被毫无情面的拒绝了。而银河只是默默观察着他,李泽言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孩子,最多只是听说过名字而对不上人。
而大学毕业时银河决定放下李泽言,去了其他城市读研,而等她再次回到这所城市时,选择的公司在面试时的主考官——
竟然是李泽言。
许久不见的少年已经成长成成熟的男性,眼底有着锐利的清光,说话一如往常的毒舌,而那张银河悄悄看了整个青春时期的容颜依旧帅气。
银河努力掩盖住自己的震惊,如她所料李泽言并不认识她,也没有认出她就是之前好心帮助过的女孩子,低着头翻阅她的简历,不时提出几个问题。
于是银河就在李泽言的公司当起了小职员,猫在办公室认真工作,只是沉寂已久的暗恋之心又悄悄跳动起来。

“咚咚。”
银河轻轻叩了叩李泽言的办公室门,听到回答后推门进来,将文件放到李泽言的办公桌上。他正在翻看着一份文件,头也不抬。
“李总,文件给您放桌子上了。”
“好。”
语罢银河就想转身离开,不料却被李泽言喊住。
“等等。”
“……嗯?李总还有什么安排吗?”
银河保持着开门的动作定格在原地,脸微微侧向里面。
“帮我泡杯咖啡。”
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指示银河不是很能理解,“李总这种事情不应该叫秘书来做吗……?”
李泽言放下了文件,抬起头看向她,唇角的弧度若有若无。
“没错。”
“但是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新秘书了。”

“????”
银河只觉得震惊,怔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也没有察觉,只是站在原地盯着鞋尖发愣。
一只有力的手臂越过她将门重新关好,顺着这个动作将银河卡在了门与李泽言之间。
李泽言的脸距离她近在咫尺,呼吸声都清晰听闻,男人微微弯下腰,另一只手抬了抬她的下巴。银河整个人都傻掉了,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。
“李总你、你这是要干什么……”
脸颊的温度烫的像是要烧起来,银河语无伦次地站在原地,场景的冲击力太大,直接将她脑内洗的一片空白,连最简单的思考都无法进行。
李泽言慢条斯理的说着,眼神是与平时的冰冷截然不同的暖。
“我说,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,不如就从秘书开始吧。”
听到这句话银河才有了些许反应,眼神一下子变得慌张却又不敢置信。
什么,他说出这种话,是自己的心思被察觉到了吗……那他应该讨厌我才对啊……不对啊怎么会这样,他怎么知道的,难道我的日记本被看到了吗也不可能啊我一直都好好锁在柜子里的……
少女神色的变化被完完全全收入眼底,李泽言轻笑起来,一个吻轻轻落在额间。
“需要我来解释下吗?这个吻够不够?”
“银河同学,许久不见了。”

这是李泽言第多少次遇见银河,已经忘记了,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,反正经过种种原因,李泽言开始慢慢对这个女孩子产生兴趣。
明明看上去很普通却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坚韧与柔软,温柔如水的样子简直令人心醉,与当时被自己保护下来的柔弱完全不同。
她开始慢慢变得闪耀,站到了李泽言能够看到的高度,李泽言开始了解她。
大学四年他不是不知道银河一直在关注他,反之他也一直默默的在关注银河,只不过手段更高明些,没有被她发现。而那些向他表白的女孩子都被拒绝,只不过因为他们都不是银河。
银河去其他城市读书时他没有发表任何言论,只是仍然一直看着这个女孩子把自己打磨的越来越棒。
等到银河再次出现在他的公司时不知道他有多欣喜,却故作冷淡的样子不去熟络。公司里也渐渐开始有人谈论这个新来的女孩子,某天他也听到有人在聊天说想要追求银河。
李泽言忍不住了,总裁向来没有什么耐心,陪银河耗着性子装作不知道已经是他唯一的网开一面。
他不会允许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他人夺走。

“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谈,你看如何。”


“你都霸占我整个青春了,还不答应我吗。”


-Fin.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喜欢的话 点个红心蓝手留个评论呀?qwq